故鄉的幸福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7月25日 12: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王效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家鄉有一條河,老人們叫它“幸福河”。幸福河是運河的一條支流,雖然水量不大,但是它那緩緩流淌的水,養育了勤勞的農民,養育了我的祖輩,也養育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幸福河,它清澈透底,直視無礙;它潺潺的流動,蜿蜒而行,微波蕩漾,燦若仙女之裙帶;它無聲無息,默默的為勤勞的父老鄉親奉獻;它如一部史書,記載著時光飛逝的痕跡,還有我兒時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072546594777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天剛一露頭,母親便領著我,到小河的兩岸剜些野菜,翹起腳尖兒,背靠著柳樹,摘些柳棉?;蛘咦呦缕聛?,自己彎身下去,在小河里用柳枝兒編成魚簍,逮上一些小魚兒?;蛘哳B皮的我,逃脫母親的視線,登上幸福河那懸而陡峭的堤壩,一邊看滿渠清流汩汩地流入那一條條的支渠,流入那翡翠般的田野里,麥苗隨風翻動似綠云飛卷;一邊脫的赤條條的,象一條黑泥鰍在支渠里游來走去,逮一些昂著頭的漂頭魚、小白鰱魚和草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夏天,河邊另有一番風景。兩岸倒垂的駝背柳、龍須柳,以綠蔭遮蔽著小河兩岸的規則不一的青石板上,有的柳脖頸伸到了小河中央,枝葉繁茂,蒼翠欲滴;有的象頑皮的孩子,你拉著我,我拉著你,毫無忌憚的擁在一起;有的垂下柳絲辮,由近及遠,泛著濃濃的綠色,在河面上形成一條綠色的長龍。古樸鄉情濃厚的幸福河,即便在赤日炎炎的夏天,也能注一河沁人心脾的清涼。最難忘的是,我們這些孩子,象一個個頑皮的猴子,趁大人不注意的時候,爬上了駝背柳。忽然間,一個個象下餃子似的落入河中,“噗嗵、噗嗵……”的聲音,常嚇的大人們驚詫不已,隨之招來的是大人的笑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072546617873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秋天。秋天的月亮美而亮,晚霞還未散去,早早的爬上了柳梢頭,似隱似現的,宛如那十八九歲的大姑娘,含羞的掩臉瞧你。秋風乍起,曉月水中,風起波動,層層漣漪,波光粼粼,水色清亮,嫵媚多情。秋收忙完了,就要忙著秋種,秋種要壓水,小河也不再有什么閑情逸致。于是,幾臺大水泵象牛吼一般運轉起來,河水在種好的田畦地壟里撒歡,笑著,走著……鄉親們的臉上,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冬襲來,凜冽的寒風讓歡快的幸福河悄悄的睡去,河面上也便結了冰。我們便把歡樂移到了冰上。溜冰,砸冰魚,打砬子。我最拿手的要數打砬子,先把砬子往冰面上一甩,鞭子一抽,那砬子便發出“嗡嗡……”的聲音,伴著這聲音它能轉很長時間,伙伴們掙大了眼睛,看誰的砬子轉的時間最長。與我較量的伙伴很多,他們干脆把破棉襖脫掉,甩開了膀子打砬子,可時間不長,他們都一個個敗下陣來。膽小的孩子只能坐在橋墩上,晃動著小腿兒,時不時的發出助威的喝彩聲。逢到過大年,天氣最冷,冰凍徹了河底,魚兒便失去了自由的空間,被牢牢地定格在河床上。當我一路小跑激動地用斧頭和鐵鏟將魚取出后,驚喜也幾乎同時綻放在全家人的臉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故鄉的幸福河。曾有多少個早晨,我立在橋邊看彎曲的小河,河水迎著朝霞,波光粼粼,悄悄托出初升的朝陽;看垂柳吐露嫩芽,吐露新絲兒和綠葉。有多少黃昏,夕陽西下,晚霞映紅天空,勞累一天的人們聚在這兒看月亮的出沒,借著皎潔的月光抖落一身的疲憊。說“三綱”論“五?!?,談水滸論梁山好漢,還說三國論曹劉,一天一個好段子,看誰說的更好……這里已成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過了多少年,我已遠離家鄉到外地求學了。社會在發展,世事也在改變,唯獨不變的是我對故鄉小河的依戀。到了后來,省親回到了故鄉。母親說,家鄉的變化可大了,鄉親們有了飯吃,有了衣穿,有的蓋起了小洋樓,但是沒有談及故鄉的幸福河。曾伴我成長的幸福河,是被冷落了。幸福河不再幸福啦,我的腦海里閃出一個念頭,要到幸福河邊走一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著黃昏,踏著松軟的泥土,自己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是高興,是孤獨,抑或是一種愧疚。未到堤岸,隱約的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。走上堤岸,跨上小橋上面的青石板,猛然發現河水黑了,駝背柳已枯的象干癟的老頭,堤上沒有了青草。幸福河成了一個大蒸籠,河面上冒著蒸汽,水底早已沒有了小魚,青石板上黑糊糊的,堆放著各式各樣的垃圾,散發著臭烘烘的氣味,幸福河啊幸福河,象似在接受著一種懲罰,無聲的度著消瘦的律韻……我的心里象似針扎的一般疼痛。在家逗留了幾天,一直悶悶不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072546634201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決定要走了。告別家鄉前的那天晚上,我來到了河邊,踏著不知名狀的垃圾,默默的走著。月亮漸漸的升高了,河水里露出月亮模糊的臉。我嘆息著,慢慢的上升到一種憤怒。嘩嘩流淌著的黑水,還在肆無忌憚的狂吼。河水黑了,樹也枯了,我的心似乎在流血,眼淚便潸然而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真的該走了。正要轉身,月光下影影綽綽地出現了兩個身影。本以為是砍伐枯木的偷盜人,走進一看,原來是位上了年紀的老大爺,帶著孫子,在枯柳的旁邊移栽著柳樹苗。他見了我,笑呵呵的說:“小伙子,樹能加固河堤,長大了還能乘涼,幸福河啊幸福河……白天我來,人家笑話俺……唉,人老不中用嘍!”聽著大爺的絮叨和嘆息,看著小孩認真仔細的用兩只小手培著土,我懂了…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年過后,我又回到了家鄉,看到故鄉的幸福河,早已煥發出青春的魅力。兩岸綠樹成蔭,枝繁葉茂,蒼翠欲滴。河水清澈見底,小魚兒游來游去。幸福河似乎恢復了原來的模樣,只不過在水的中央,多了一塊醒目的牌子,上面寫道:幸福河游玩垂釣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做了個夢,夢里依然有那位老大爺、小孩,還有我,一同在小河的柳樹蔭下乘涼。透過柳樹梢兒,看月亮害羞的臉,我們背靠著柳樹,看著新發的嫩芽,一同重溫我孩提時代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故鄉的幸福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頁:情思荷花別樣紅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?2020濟寧中銀電化有限公司 |魯ICP備2020037088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魯公網安備 37083002000085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一在线精品一区在线观看